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暗巷组/Gradence】歪?My sweet Cre!

       这是Graves复职后参加的第三次巫师大会,不出所料,他再度在会议结束后,被Seraphina眼神示意单独留下,已经习以为常这种关心和告诫的Graves表现得有些心不在焉。毕竟自从Credence住进自己的家之后,Graves对加班和开会这种事务的热情逐渐降温,尽管显赫家世的出身令他难以开口承认,可不耐烦的表情已全然出卖了自己,与其面对这样冷冰冰的忙碌工作,他宁愿回家抱着他的男孩,就算什么也不做,安静地荒废一个下午。

     Graves揉了揉眉心,放松地把身子靠在了会议桌旁,心里想着眼下的场景宛若自己是个在伊法摩尼被留堂的不合格学生。
      “Percival,我知道你不爱听我唠叨,但是最近有个突发的异常状况,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Seraphina的语气,是不同往日朋友间交流的紧张。
      当事人反倒毫不在意,动了动手指把脖颈的领带扯松 , “主席女士,你是不是又要旁敲侧击地问我,到底有没有从那个黑巫师的精神创伤中恢复过来?”
      Graves继续说道 ,“要我重复多少次你才肯相信,我现在过得很好,更何况还有Credence的照顾和陪伴,麻烦你转告那些对我议论纷纷的野心家们,有时间关心我,倒不如反问他们自己,为什么在我受此劫难后却依然无所作为?真是愚蠢至极。”
      “哎……Percy,你现在的语气真的颇有当年意气风发和教授叫板的模样。”Seraphina无奈地摇摇头,
      “我这次是真的有状况要警告你,不然你以为我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下班时间来面对你这张只对那个小蘑菇傻笑的棺材脸……”
     Graves听罢,想起平日在家乖巧等自己回来,还时不时制造一些小惊喜的Credence,控制不住的爱意和欢喜都快要从嘴角满溢出来,他赶紧假装咳了几声,恢复往日严肃的模样,“那您快说吧,主席女士!”
      安全部长的失态全都落入眼底,主席想着如果可以,她真的会拿起魔杖对自己施展一个遗忘咒。
      “近来部门接到投诉,说专门负责你办公室的猫头鹰拒绝为你进行送信服务,已经有很多觊觎你职位的人开始散布你和黑巫师联手,企图交换信息救出Grindelwald的谣言。要知道,猫头鹰是忠诚坚贞的动物,除了这个反叛的理由,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令它们拒绝履职。”Seraphina的眼里写满了忧虑。
       Graves低头望着鞋尖思索着,“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Sera,自从被顶替的事发生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找各种借口扳倒我。”
        “这就是我留你下来的原因,过几日国会就要采取行动调查你,所以若是征得你同意,我想提前先检查你的记忆,这样好确保你万无一失。”Seraphina的手紧紧握上了大衣袋子里的魔杖,“请你相信我Percy。”
       Graves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有些恨,明明他是清白无辜的受害者,到头来却活得像个罪人,不甘地咬了咬下唇 , “我同意,Sera。”便随手招来办公椅,Graves深呼吸后让自己的身体沉了下去。
       古朴的咒语伴随着魔杖的起伏诵咏而出,一丝一丝的记忆被抽出,从猫头鹰拒绝送信的两星期前开始。随后Seraphina拿出储思瓶,带着对老友的关心进入记忆。
       在一阵熟悉的晕眩过后,主席站定了身子,她拍了拍皱褶的大衣,此刻正站在两周前的纽约街头,Seraphina隔着街边,望见了围巾包裹下仍瑟瑟发抖Credence,他手里抱着Jacob的甜品店刚刚出炉的长棍面包,雪太大了,Seraphina举起了一把无形的雨伞,小声抱怨到,“小蘑菇忘记带伞了?真是的,就知道那个老干部不会照顾人!回去我得好好教育他。”
        Credence的肩头和发顶已经落满了雪花,打伞的隐形咒语对他来说还有些难度,于是他仍然如十几年以来普通麻鸡做的那样,躲到了商店的屋檐下,旁边是一个红色的电话亭,在银色的世界里格外显眼。
       电话亭里正站着个踮着脚,企图打电话的孩子,他够不着对他来说高度悬殊的话筒,戴着毛绒绒蘑菇云帽子的男孩趔趄了一下,着急地一摇一摆地跑了出来,低下头走到Credence的身边,扯了扯Credence的衣角,“好心的先生,我……我够不着电话……有个很重要的人…我…我需要立刻联系他,您能帮帮我吗先生?”男孩抽搭着鼻子,小脸蛋通红,Credence几乎是没有犹豫地放下了手中的面包,领着男孩进了电话亭,小心翼翼地抱起好让他靠近听筒。
        男孩从口袋里掏出硬币,笨拙地放入投币口,拿起了听筒,Credence离男孩很近,近到可以听见男孩因为等人接听那焦急的呼吸与对方那头的冰冷嘟嘟声。
        “歪?你终于接我电话啦!你先别挂啦,听我讲完好不好呀?很短的。我身上只有一个硬币了,全部用来打电话给你了!电话亭的听筒我够不到,有个好心的先生抱我起来的,我很谢谢他!要是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和好好先生出去玩报答他吧!”电话接通了。
        Credence轻轻换了个姿势,让手里的男孩更舒服一些,“我今天看见你接别的小朋友回家了呦,你别担心!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我很厉害哒我不能让你担心呀!但是我要回自己的家了,不去你那里了哦。”男孩的蘑菇云帽子有些歪了,他吸了吸鼻涕,笑着对电话那头说“我没有哭啦,下雪天有点感冒嘛!”
        “我要自己回家了!你和那个小朋友玩的开心点哦!”男孩的鼻涕或者分不清还是眼泪,几乎快要擦到Credence的肩头,“我挂啦!”
        就在男孩要放下听筒的那一刻,对方传来了回应“小傻瓜呀!有好心人帮你就最好啦!赶紧回来别感冒啦!今天我看见那个小朋友乱扔你的宣传单,我把他领走教训了一顿呀!你就是我最喜欢的小朋友,我不许任何人欺负你呀!”
        “好啊!我们一起报答好心的先生,我错啦以后不会丢下你单独走啦,快快回来吧我好想你啊,给你带了你最爱的柠檬苏打呀!乖啦。”
        Credence怀里的男孩所有的泪水都咽了回去,他抱着Cre笑了。而此时的Credence却有些愣神,听筒那边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时光仿佛倒转到最初碰见Graves先生的那个雪天,只顾低头发塞勒姆传单没有注意眼前道路的他,撞到了一位脾气暴躁的秃顶男人,那人几乎要将他撕碎唾骂,Graves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用严厉的目光与姿态保护了他,之后他们种种交集,诸多不如意,才走到今天这样的相守。
         Seraphina掸掉衣角的雪花,感慨到,“难怪Percival那么顽固的人都能融化,cre真的是个值得爱的好孩子。”她定定神,继续注意着事态的发展。
         男孩擦了擦Credence的脸颊,疑惑地问道“好心的先生,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耽误了您的时间?对不起先生!”
        “不是的孩子,只是我…刚刚听到你们的对话…我想…想起那个好不容易才能和我在一起的人…他也曾经那样奋不顾身地保护我,可我…我却一无是处…还总是给他添麻烦…”Credence懊恼地低下头,头发遮住了眼角的泪花。
        “好好先生!你也像我今天一样犯傻嘛!你才不是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因为那个人!喜欢的一定是你原来的样子啦!因为是你,所以喜欢!”男孩轻轻拍了拍Credence的脸。
        “谢…谢谢你…可……可是……”Credence还没说完便被男孩跳出怀里的动作打断。
        男孩扯着他的衣角抬头说道:“先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我很厉害哒!我跟你说哦,和我打电话的是我隔壁的大哥哥!他很小就是班里的安全委员!我总是让他担心哪!可他还是一样保护我喜欢我呀!”
        “你靠过来,我悄悄给你出个主意呀。”一个蘑菇头低了下来,凑到蘑菇云帽子边。
        再一转眼,Seraphina就随着Credence走到了邮局,身为主席,敏锐的直觉告诉Seraphina,猫头鹰拒绝送信的问题很可能与此有关。
        而Credence第一次这么火急火燎,回到家随手放置了面包后,便跑进自己的房间,摊开新买的信纸与信封,动笔写画着什么,Seraphina凑上前,只见漂亮的纸上,稚嫩的笔记书写着“给亲爱的Graves先生”,视线再往下移,竟然是方才男孩打电话的语气,
         “歪?先生!我来给你写信啦!你今天又要加班了吗?我很乖哒,今天又在家练习魔法啦!我希望成为一个治疗师,这样先生以后上战场,出外勤,我就能帮到先生啦!你早点回来好不好呀?Jacob先生送了我好多好吃的面包呀!对啦,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食哒,我向Queenie新学了煲牛肉汤,您回来我煮给你喝呀!先生,等你回来啊!”
         Seraphina的眼睛瞪得几乎比家养小精灵还大,她感觉自己的母爱之魂喷薄而出:“这个菇!实在是可爱得犯规了!”而在Sera感慨的同时,Credence动笔写下了落款,是一个羽毛笔手绘的小蘑菇图案。
         在小精灵的帮助下,Credence成功将信件交给了负责Graves办公室的猫头鹰,扑闪着羽翼飞往国会大楼,Seraphina也和猫头鹰,同时出现在了安全部长的办公室。
Graves的羽毛笔正在奋笔疾书,男人专注地看着手里如山堆的文件,看到窗边的猫头鹰,他显得更加烦躁,一定又是哪里寄来的无聊宴会邀请函,可望到信件封面的那一瞬,Graves的眉头明显松了下来,笑意从眼尾的细纹流了出来,温暖整个雪夜,是他的男孩送来的信件!Graves急急地打开,没了往日的沉着冷静,连Seraphina都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安全部长像个情窦初开等着收情书的小伙子一般狂躁。
       看见信件内容的Graves更是了,Seraphina一度怀疑自己被魔杖的光亮瞎了双眼,她不敢相信Graves咯咯笑着,开始给Credence回信。这时她瞥眼,看见了旁边用翅膀遮住眼睛的猫头鹰,主席女士似乎觉得拒绝送信的悬案开始明朗。
       Graves落笔,是利落的花体“歪?My sweet cre!我今天不加班了呀!我这就回去陪你!你乖乖在家等我哦!我很快回来,现在天色晚了你别乱跑啊!我会担心你的安全的!不过就算是臭菠萝头来了!我发誓我也会拼尽生命保护好你哒!你就是我最重要的小朋友啊!还有哦,这个太可爱了,是谁教你的呀?我回去你和我说说好不好嘛?”
信件写到这里,Seraphina恍然大悟为什么Graves的记忆里一开始出现的是Credence的经历了。
       “我今天巡查,看到街角开了新的甜品店呀!是中国来的师傅,我知道你喜欢吃甜的!就像你人一样甜嘛!我回去的路上给你带哦!希望你喜欢啊我的小家伙!”Graves飞速签下了落款,Seraphina有些奇怪,安全部长画的这两条粗粗的浓浓的……是海苔吗?
        猫头鹰收下了信件,全程目光无法直视安全部长那张幸福的面庞,它甚至拨弄了羽毛挡住眼前的景象,导致飞出去时撞到了窗框,Graves笑的更大声了。猫头鹰发出一声哀嚎表示自己无力的抗议。而Graves则是飞速整理好文件,抓起大衣与抽屉里麻鸡的钱币飞速出了办公室。
        而 Seraphina发誓,她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高效的工作效率,她开始审视,“或许我该考虑考虑,让整个国会的人都谈个恋爱?以此提高业绩?”
        在接下来的记忆中,Seraphina彻底明白了猫头鹰拒绝送信的原因,一定是被那个掉入爱河的情侣闪瞎了眼。
        有时Graves为了节省时间,甚至提前唤来猫头鹰等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他写完这满是情话的信件,而Credence充分发挥了他平易近人的一面家养小精灵不在的时候,Credence总会询问猫头鹰先生的意见:“猫头鹰先生,你说,我这样写可以吗?先生会喜欢吗?我这里要不要修改!诶猫头鹰先生,你为什么要撞窗框啊先生?”
        Seraphina几乎是大笑着走出了Graves的记忆,对着安全部长摇摇头,
       “我看国会的人们都多虑了,哪有什么变节的叛徒啊,分明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瓜!哈哈哈哈哈真是要好好感谢Credence,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你啊Percy,下次的年度舞会,带他来吧,我破例让你带家属!”
       Graves拿起大衣,不露声色地笑了,“很好,现在我要回家陪我的小家伙了!”
       只留给Seraphina一个背影。

——————————————————————————
                                番外一
歪?先生!你为啥不理我呀!
歪什么歪?刚刚舞会上为什么那个年轻傲罗邀请你你没有马上拒绝他!
歪?先生!您告诉我作为Graves家的人,要懂礼数的呀?
歪?去他妈的礼数!那个家伙摸了你的手!
歪?先生?他没有摸我,只是伸手邀请我跳舞呀先生!
歪个鬼!你竟敢帮他说话!今晚洗干净了来我房间!
歪?歪?是!好的先生!
                                 番外二
主席:“我就说你是清白的了。”
部长:“他们是不是质疑我?为什么审问进行到一半就结束了?”
主席:“我要是猫头鹰,我也不给你送信!”
部长:“我的记忆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有人篡改?”
主席:“你够了!非要我说出来吗!谁愿意再继续看你和你家的蘑菇秀恩爱!”
部长:“现在的年轻人不行了啊,怎么这么点刺激都受不住?不思进取……哎!”
主席:“阿瓦达滚蛋!”

      灵感来自那套打定话的表情包,是特意写给44的!祝我家44!@BabyFour爱你哦! 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年年有暗巷,岁岁有今朝!


评论(11)

热度(65)

  1. AveCher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