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暗巷组/Gradence 】先生的狗屎运(小甜饼/一发完)

        Grindelwald的暴乱事件已经过去五年,Credence在Graves手把手的精心栽培下展现出惊人的天赋,他不仅得到了在魔法国会实习的资格,更是在最近正式盖章成为安全部分属下的一名治疗师。

       “他真的是个很出色的青年,这么多年被虐待毒打的经历,反倒使他更加缜密细心,调制的魔药几乎都是上乘制品,再过几年,应该可以独当一面了。”Seraphina晃动着头顶的冠,有些激动地说着。

        “哦?那当年又是谁下令让所有傲罗魔杖对其所指?”Percival挑眉暼了主席女士一眼,便自顾自地喝着咖啡,他对于这件事还是有所介怀,在Credence最需要最危机的时刻他却被黑巫师囚禁在地牢无能为力。

        “该死的小心眼!这么多年了Percival,你的嘴还是这么毒,可你的男孩才不会这样,整个国会的人,甚至你的死对头,都没有人不喜欢他。”Seraphina故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语气,她也理所当然地看到了意料中的画面,Graves重重地砸下了咖啡杯便出门了。

        “也就只有小蘑菇受得了你那臭狗屎脾气!”紫色的大衣在门后碎碎念着。

        Graves转出门,只见一群傲罗都扎堆围在一张办公桌边,那个位置他再熟悉不过,安全部长本人给Credence特意安排的绝佳地带,保证他的治疗师能够在收到命令的第一秒就到他身边待命,而且这分明是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

         「可是该死的被解救的丹恩!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围住我的男孩!!」如果这是一封咆哮信,大概没有人敢拆封。

         当然Graves也想过如此安排是否不妥,可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问题「这是工作需要!私心?不存在的!」

         天生的破心者Queenie第一个发现了身后的危机警报,她干咳了两声,于是,

          “部长好!”

          “部长再见!”

          “部长我们去工作了!”

        周边的傲罗像是约定好似的光速作鸟兽散,只剩下刚刚被围在中心的Credence呆呆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那一瞬间Graves甚至在想,或许可以破格任用茶水接待员担任作战指挥师?他经历过无数恶战,都从未见到过如此快的撤退速度。

        Credence这才手忙脚乱地把一个金色袋子塞到身后,伸手拍了拍惊吓中散乱的卷发,低头小声地问到:“先生…先生找我有事吗?”

        “刚刚主席在我面前大力赞扬了你的表现,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配得上这样的夸赞。”Graves双手撑在Credence的椅子扶手上,斜眼笑着戏谑男孩。

         Credence的脸腾地蹿红,紧紧拉扯着自己的衣角,嗫嚅地抱怨着:“先…先生这是做什么?在…在工作呢……这么多人看着……看着呢先生…”

         在眼角的余光里,Credence甚至看到旁边的傲罗拿出了麻鸡那里买的手机!还打开了闪光灯!如果此刻默默然爆发,一定是通红通红的蘑菇云。

         “所以…你好像并没有在认真工作哦,那么多人围着你干什么?你背后又藏了什么?”Graves一连抛出数个问题。

         “没…没有!先生!我只是…只是……”

         Credence的话被身边起哄的傲罗打断:“告诉部长吧Cre!他会喜欢的!”周边响起此起彼伏地应和与嬉笑。

         Graves作势将自己的身子贴了上去,像考拉抱树一般紧紧搂住了Credence的腰肢,笑着开始对他的男孩挠痒痒,长期的相处,使credence怕痒的小细节Graves早已了然于胸,他很满意男孩的反应,还是那个,会在他面前害羞脸红,紧张抿嘴的小情人。

          既然全国会的人都喜欢他的男孩,那他势必也要宣示主权。而Credence像是受惊的小地鼠“噗”地窜出地面,猛惊了一下,咯咯笑着拍打,企图挣扎安全部长的魔爪。

         终于,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Credence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捞出身后的袋子,用细长的手指扯开丝带后,掏出一颗金闪闪包装的糖果,上面是古老东方中国的文字。

        “先生!请,请你收下这颗糖果,是街角新搬来的中国糕点师傅,我常去他那儿买吃的,这是他送的赠品,我刚刚……就是…就是在分大家这个糖果。”Credence的发梢轻轻颤动,双手视若珍宝地奉上那颗糖果。

          Graves盯着包装上的四个大字出神,问道:“这上面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Credence犹豫了一下,点头如捣蒜地说道:“是好运福糖!先生!中国特别的运气糖果,吃了会有好运的先生!”

          没有丝毫的迟疑,Graves拆开了包装,是一颗土黄色的糖果,在他塞进嘴里的那一刻,身边围观的傲罗群众爆发出了惊雷般的欢呼和爆笑,Credence也不例外,他没能忍住嘴角的笑意,弯着腰笑成一朵花,身体抖得像个筛子。

           “部长!是狗屎福糖!上面写的是狗屎福糖!”一个大胆的年轻傲罗说出了他们窃笑的秘密。于是人群中又是一阵笑声。

          Graves转身对周围的傲罗就是一记眼刀,此刻害怕受到严厉惩处报复的傲罗们才彻底的纷纷散开。

          “你……你们!你们…怎么都走了!”Credence开始有些担心玩笑开大了,他无力地向那些“绝情”的同事招了招手。

          面对步步紧逼向他欺身压上的Graves,Credence不断做出解释“先…先生…我…我不是……不是有意捉弄你的……唔”还没等男孩解释完,安全部长就对上了那张湿润的唇,Credence睁大了眼睛,呆呆地坐在办公椅上忘了反抗,在一个良久的深吻之后,Graves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的唇边,笑着说道:“怎么样?狗屎福糖的味道好吗?”

         Credence仍然沉浸在猝不及防的吻中没能反应过来,双眼失神地点了点头,“味道…味道很甜……先生……”

         Graves趁机拉过男孩的手,拂过掌心,一阵瘙痒般的感觉过后,Credence的掌心落下了漂亮的花体字,“小家伙,看我待会儿回家怎么收拾你!”

         第二天Credence摇摇晃晃地走进国会大厅,走姿扭捏而怪异,没有人说什么,大家都在相视后会心一笑。

         端着咖啡的Credence正准备敲门,便听见了安全部长办公室里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Percival,你的狗屎事迹可传遍整个国会上下了啊,指不定哪天整个北美的巫师都会知道你被小情人戏弄的事了,哈哈哈哈哈这可真不像你的作风!”Credence第一次听到主席这样放肆猖狂的大笑。

         Graves没有说话,尽管隔着门,Credence也能想象他的先生眉毛皱成八点二十的囧样。

        “我很意外Percival,在读书那会儿你就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过目不忘的传奇人物,更何况曾经外派你去中国长期出差,你不可能不认识糖果上的中国文字,怎么?老了不中用了?”Seraphina不打算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反击毒舌老友的机会。

        “他拿出糖果那一刻我就认出了上面的文字,”,Graves向后靠了靠身子,“是狗屎福糖没错,背面还写着吃狗屎福糖,走狗屎福运”

         Credence一惊,糖果背后确实是这样的文字。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在那么多傲罗面前出丑?”主席对此感到疑惑。

        “那天你对我说,只有Credence忍受得了我的狗屎臭脾气,我想了很多,我承认,我严厉又刻板,可他从不抱怨,在刚恢复职位的那段时间,我没日没夜地噩梦,甚至是他不辞辛苦地起来替我更换衣物,安慰我,帮我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其实是我走了狗屎福运,才能遇上这样一个此生挚爱。”Graves说得很平静,门外的Credence却几乎要端不住手里的咖啡,男孩的眼眶泫然欲泣。

        “他是我的男孩,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我只是吃一颗糖,就能看到他那么开心,出丑又怎么样?值得了。”Graves紧了紧拳头。

        “你们俩啊……哎……”

        当天晚上,Credence第一次主动地把头埋到Graves胸前,抬眼坚定地说道,“先生,能遇见您,才是我此生,最好的运气。”

——————————番外—————————-----------

        傲罗们在办公室里叽叽喳喳

        “呜呜呜,我被外派到中国出差了……”

        “就说了部长不是那么好惹的人!你们看看!非要嘲笑他!”

        “那你要多久才能回来?”

        “部长说什么时候考到中文十级!什么时候才能开放港口轮!”

        年长傲罗拍了拍年轻傲罗的肩,“孩子,保重!”

         “部长办公室门口贴了新告示!”

         “是什么!”

         “那天谁拍到了他和小蘑菇最美的合照!就能免除出差任务!”

          “我去!我有!放着我来!”

          傲罗们争得头破血流,而Graves此刻正在办公室审核最美合照。


此文送给全世界最最勤劳最最可爱的桃子太太!迟到的生日祝福还请不要介意!爱你!! @桃愛*Dora 

感谢我最爱的44宝向我吐槽狗屎糖,才有此脑洞的诞生! 希望我宝一下班就来吃糖!@BabyFour 

以下是狗屎糖真容!其实吃起来就是普通酥糖啊喂!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