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红荨:

“他或许了解你的坚持,你却不一定进得去他固执的内野。你们都航行于真理的海,沿着不同的鲸路。你只希望他到你的船上,你知道他的舟是怎么空手造成的?他爱他的扁舟甚于爱你,犹如你爱你的船甚于爱他。如果你为他而舍船,在他的眼中你不再尊贵,如果他为你而弃舟,他将以一生的悔恨折磨自己。的确,隐隐有一种存在远远超过爱情所能掩盖的现实,如果不是基于对永恒生命衷心寻觅而结缡的爱,它不比一介微尘骄傲。你们曾欢心惊叹,发现彼此航行于同一座海洋;现在,却互相争辩,只为了不在同一条船上。假设,他愿意将你的缰绳结在他的舟身,不要求你弃船,那么你能够接受他的绳,不要求他舍舟?如果比身并航也不为你的宗教所允许,你只有失去他,永远的失去他。”

——简媜《四月裂帛》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