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Gradence】第二颗纽扣(小甜饼/一发完)

Graves/Credence
( ・᷄ὢ・᷅ )第一次写文,而且一发完,剧情有些仓促,瑕疵还请多多包涵!多多提意见!谢谢!(鞠躬)

       Graves在经历了Grindelwald长达数周的监禁后,终于回到了自己正牌安全部长的岗位,而作为美利坚最早的12个傲罗后代之一,他迅速处理了Grindelwald遗留下的文件与烂摊子,并投入新工作的速度着实令人慨叹。
       尽管那些部下和Seraphina不再时不时地对他施以急急现形咒来确认身份,可多年职业生涯积攒的预感还是告诉他,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当Graves回到自己的家里,利落地脱下大衣并挂到衣帽架上,准备解开白色丝质衬衫的袖扣时,他注意到,原本银质的袖扣,此刻呈现出的确是隐隐的漆黑。
      “一定是这阵子公务太多…”
      安全部长蹙起了眉,伸手用力揉了揉眉间,
       “眼都花了…”
       Graves走到窗边,就着明亮的月光,专注地盯着那枚袖扣,银色的小扣壳里,一团不安的黑气在浮动着,小而轻,不停地绕来绕去。再三确认不是自己眼花之后,Graves终于找到自己这两天异样预感的来源,是这缕小小的黑气。作为强大的巫师,他能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烟雾,而是有着魔力和强烈怨气,却怯懦的小东西。Graves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微微挥手,办公桌上的一册文件准确无误地落到他的手里,这是Grindelwald被捕后遗留下的相关物证,这两天Graves日夜都在审看,当翻到地铁下的那张取证照,他停住了。那个男孩被魔法的强大力量击碎后,地铁站上空漂浮了一缕细小而透明的黑气,和他现在袖扣里的那缕没有任何区别。

        向来敏锐的Graves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是那个被他模样的Grindelwald欺骗的男孩!他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袖扣,能感受到微弱的颤动。
        “Credence…”部长的喉头发出轻声的呼唤。
        很快,那团黑气便从扣眼中飘了出来,萦绕在Graves眼前,仍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你听着,我不是Grindelwald,不会伤害你,但魔法国会不能知道你的存在,你得现出原型,让我来帮助你好吗?”
          黑气下意识地后退,撞上了Graves桌上的高脚杯,他更加惊慌了,雾化得愈发严重…
         “停下!Credence,我只再说一遍,我不会伤害你。”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嘴里的怒气,黑气沿着桌边逐渐消散了,只剩下一个无助的男孩,蹲着靠在桌角旁,低着头默不作声,肩膀因为强烈的害怕而抖动着,手里还紧紧抓着那只被撞上的高脚杯。
         Graves不得不承认,虽然有着傻气的发型,可依然掩盖不住蘑菇头下那张白皙,又带点病态美的漂亮脸蛋。
“先…先生……你……你到底是谁?”男孩闪烁着眼光,像林间饮水而畏惧险情的小鹿,不敢直视面前正高高在上盯着他的部长大人。
       “Percival Graves,安全部部长。”严肃的男人总是惜字如金。“告诉我,你怎么会在我的袖扣里?”
       Credence还是不敢抬头,哽咽的声音像是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对…对不…对不起先生……我从地铁站…逃……逃了出来……在街上……我……”男孩的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打湿了Graves家的地毯,“我没有地方……没有地方可以去……直到我,在那条暗巷里看到了您…”
       Graves的大脑高速运转回忆着,这几日他常在Grindelwald曾经出没的地方调查完善后续事宜,在暗巷里被男孩见到并不奇怪。
       “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跟着您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Credence因为急于解释,瘦弱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不可一世的部长不知怎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孩,一贯不近人情的他心里竟腾起了一丝爱恋,他想要保护他,他蹲下身子,一把揽过男孩,用力地将他搂到怀里。Credence太久没有经历过身体接触,突如其来的拥抱令他出神,竟不自觉地向温暖处靠了靠。
       抚过Credence的发端,安抚着颤抖的身躯,Graves口中温热的气息喷在男孩脖颈,带有成熟男性的嗓音说道:“别怕Credence,有我。”
        “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credence!”安全部长捧起了男孩的脸蛋,严厉的命令不容置疑。Credence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面对男人,英俊的脸上写满了坚毅。
       “先…先生……您说”
       “以后别再躲到我的袖扣里了,害怕的话,就到我衬衫的第二颗纽扣。”Graves放缓了语速,伸出手,指了指胸前衬衫的纽扣。
       “为什么先生?”几乎是没有迟疑,Credence的口中便冒出了这句话,但刚出口Credence就后悔了,在被养母支配的痛苦回忆里,多嘴的孩子,问不该问的问题,得到的永远是皮带抽打和无尽的惩罚。于是他下意识的瑟缩了起来“我不是……不是有意的,先生,抱……抱歉”男孩死死抿着嘴唇,几乎要失去血色。
       总是不苟言笑的Graves轻轻上扬了嘴角,柔声道:“oh,my boy……我以前调查反巫师麻鸡的时候,在麻鸡世界得知了这么一个传统,男子上衣的第二粒纽扣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代表永恒不变的爱。就像我永远不会伤害你,credence。”部长也不知自己怎么会说出如此一番话,出口的瞬间,Graves的心里已经失控叫道:“我的路易斯啊!遇到这男孩,我是怎么了?”
       Credence的脸在刹那间涨的通红,耳根轻薄,透出淡淡的粉,泛黄的灯光下看起来格外诱人,这是Credence第一次……主动……拥抱了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他的先生。窗帘上映出一大一小紧紧相拥的身影。

—————————————————————————
        后来当Graves踏进魔法国会大门,所有的巫师都不敢相信,一贯注重衣衫整齐配套的安全部部长,在衬衫领口的第二颗纽扣,总是带着一颗不同于其他扣子颜色的黑色纽扣。而严肃认真的部长,竟然在抚摸纽扣时露出了不经意察觉的微笑。
        国会里开始传言,常年不解风情的部长邂逅了一位会补扣子的田螺姑娘。更有有心人发现,Graves先生竟然在和扣子说话,而那颗黑色扣子,竟会腾地变成熟透的樱桃红。
谁知道呢,毕竟安全部部长又怎会轻易暴露自己内心的小秘密?

                                                                              fin.
备注:

1.日本有一种风俗,就是毕业典礼那天,女生如果可以要得到男生的第二个扣子,表示对方的意中人正是你。之所以是第二颗纽扣,是因为其最靠近心脏,表示对方愿意把“真心”交给意中人。据说此风俗的起源是二次大战时,男子在赴战场前,由于很可能一去不复返,特意留下军服的第二颗扣子给意中人当终生纪念。

2.这里纽扣变红实际上是Cre脸红了,所以默默然也变成了红色(私设!私设!)

      此文送给@脑洞一堆下笔无能的茶米油盐 谢谢茶茶一直鼓励我写文产粮才诞生了这篇!还有@Chloé 喜欢的cp总是神契合,很可爱的人!不会告诉你,灵感来自你的圈名扣子hhhh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