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Gradence】Little Kitty(暗巷组猫化文)

Graves/Credence
全员猫化
      今天的Colezra街区,暗巷街角的野猫不同往日的到处撒欢,亦或是翻动着人们丢出的废品,寻找轻巧可爱的玩物,而是成群地聚集在街区旁已经荒废多年的废品回收站,低声嗷呜讨论着什么。
      “你听说了吗?最近Graves部长捡了只折耳的家伙!”
      “喵?!怎么可能!?Graves一贯最反感外来猫的加入,整个街区的猫的安全都是由他全权负责的!”
      “是真的!不信你问Tina,她可是部长的直接手下,前段时间Graves还向她讨教了怎么照顾小猫!”
       碧绿眼睛的挪威森林猫Tina慌乱地抖了抖身上半长的毛“我……我不是泄露并打探部长的……只是那折耳的小家伙看着太可怜了,我心疼极了…”

       顷刻间,所有猫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微风掠过墙边的梧桐树,发出令人胆寒的沙沙声,废品回收站的大门傲立着一只体型明显大过其他野猫的黑色短毛猫,他迈开慢步,翘起长尾向前踱着,野猫们自动让出了一条路,低着头虔诚地立在两道,Graves凛冽的琥珀色眸子自眼角傲慢而又警惕地从梧桐扫过。由于个头硕大,以至于其他猫并没有看见Graves的身后,颤巍巍地紧紧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Graves是这群野猫的老大,因为总是担起保卫Colezra街区野猫不受外来野猫的入侵占领与斗狠,所以野猫们一致尊称他为“安全部部长”。
      “都讨论什么呢?”Graves的喉头滑过低沉却又严厉的声音。
      猫群中一片死寂……
      终于,一只眼角贯穿着长疤的狸花猫,伸出利爪,迈步上前:“听说Graves部长私自给我们这个街区带来了外人,您可是伟大的安全部长,这样做…”狸花猫顿了顿,“合规矩吗?”
      一些野猫似乎收到了鼓舞,纷纷上前,低呜着表示质疑。同时也有令一群,包括tina,站出来为部长说话,表示Graves的做法,定有他的理由。
      Graves的鼻头发出一声冷哼,目光斜睨着那只刀疤,“和我谈规矩?就凭你?”
      Graves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峻地走过野猫面前,此时他们发现了被安全部长死死护在身后低着头的小家伙,议论声更大了。
       “这就是那只被捡回来的折耳猫吗?”
       “哼,就凭他,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Graves怎么回事,安全部长却护着一只没来历的野种!?”
        “喵呜——!!”Graves厉声,胡须因愤怒颤抖着,露出了尖利的獠牙,猫群里不再吵闹。
       “出来吧 Credence,让大伙儿看看你”Graves低头转到身后,眼神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轻轻用头把身后的小家伙拱了出来。这是一只瘦弱的折耳猫,黑色的毛色花纹密布在头顶,看起来像人类有点傻气的蘑菇头,焦糖般的大眼睛闪烁着,始终不敢直视眼前的众猫。
        Graves用爪子抚了抚Credence的脖颈,抬起头立刻换成冰冷的眼神:“你们给我听好了!这是Credence,没错,就是你们口中我捡回来的折耳猫,我以安全部长的名义起誓,他不会威胁你们的地位或安危。”
       “但如果……”Graves扫视着眼前的一切,“我发现有谁敢动他一根毛发,”目光投向了那只长疤猫,嘴角勾起轻蔑的微笑“我想谁也不想有一条丑陋的长疤吧!”长疤猫抽了抽嘴角,没有说话,愤愤地掉头走了。
      天色暗了下来,猫群渐渐散了……
      “走吧 Credence。”Graves紧紧盯着面前的小折耳猫。
      “Daddy…你……去哪儿……你这在赶我走吗?”Credence的眼眸蒙上了一层委屈的水汽,声音快要小到不见。
       “小家伙!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你Daddy……”黑猫无奈地抖了抖毛,“我的意思是,跟我走,跟我回家!”Credence的眼睛里再度燃起小小的希望火花,鼓足勇气跟了上去,Graves的步子很大,因为常年锻炼,有着迷人的线条,是典型的成年猫的特质。Credence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似乎是发现了什么,Graves逐渐放慢了步伐。
       “Daddy!Daddy!你会不会不要我?”Credence迫切地寻求着答案。
       “小家伙,说什么傻话!”
       “Daddy你会一直爱我吗?”
       “会的。”Graves轻轻点了点脑袋。
       “那你对我的爱有多大?”Credence锲而不舍,生怕这只猫会丢下他。
       “就像——我们头顶的月亮,那么圆那么大!”Graves心里偷偷笑出了声,我怎么这么傻,怎么会用大来形容爱呢。
“那和小鱼干相比呢?daddy你更爱我还是小鱼干?”
       Graves突然转过身停下了脚步,Credence正低头紧跟着,来不及反应便撞进了黑猫的胸膛,Graves温柔地舔了舔Credence的小脑袋,然后正视着他说道:“更爱你,因为你……比小鱼干”黑猫咽了口口水“更 美 味”。Credence喵呜着低下了头。
        Graves说完便并着Credence的肩头,走在如水的月色下。
        黑猫是在几天前的街区巡查中发现了Credence,当时他窝在街角的垃圾桶旁,蜷缩着身子发出无助的呜咽,安全部部长的本能驱使Graves向前查探,便见到了这只,因为太过瘦弱,而被怀疑基因缺陷,很可能会遗传病发作造成行动不便而被猫主人抛弃的折耳猫。
       或许是那双令人心疼的大眼睛,亦或是相似的经历,Graves是只纯种黑猫,它一出生便被视为巫师的宠物,不祥的象征,没有人家愿意收养,独自闯荡成为了colezra街区野猫的守护神。Graves对Credence动了恻隐之心,收留并带他回家。
        由于Credence从小便被丢弃,还没有见过妈妈,而Graves几乎是从天而降般地救了他,幼崽的本能,导致Credence天天追着Graves叫Daddy。Graves在多次劝说无果与折耳猫嗫嚅的奶音下,只得翻个白眼默认了这个称呼。
      几分钟后他们到达了一条暗巷,位置偏僻且处在死角,并没有人烟经过。暗巷里有几个废旧的纸盒与竹筐,里面垫着些没人要的旧衣服与破娃娃,Graves作为安全部部长,他的住处已经是所有野猫中最舒适干净的地方了,其他野猫零散地分布在垃圾箱或是寒冷的公园长椅下。
       Graves叼着Credence的后颈,把他放到窝里最柔软的位置,自己轻巧地跃到窝里,为他盖上旧衣服保暖。
躺在Graves的怀里,credence又忍不住发问…
      “我有一天会成为像Daddy一样伟大的猫吗?”
      “会吧……”
      “什么时候?”
      “等你长大”
      “我什么时候才会长大?”
       “........”
       “是现在吗?Daddy你看看我,我现在长大了吗?”
       “不!还没有,不是现在....”
       “那是下一秒吗?是明天吗?”
        “不,不是..听我说小家伙..”
        “那就是!后天!”
        “Credence你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拿你没办法的猫……”

——————————————————————————
       Credence总喜欢往窝里叼小东西,说是送给Daddy当礼物,graves很无奈但是又不得不每晚帮他整理好,然后搂在怀里睡觉。
       某天,Credence兴奋地跑到Graves跟前。
       “Daddy!我今天捡了一本杂志,上面的浓眉男人真好看!!”
       Graves盯了很久的杂志,悠悠说道:“我喜欢他旁边那个蘑菇头男人,很可爱,像你一样。”
       今晚,Credence给他的daddy讲了一个浓眉男人与蘑菇头男孩的爱情故事。

                                                                                         fin.

(๑•̀ㅂ•́)و✧灵感来自阿残@阿残 的图以及和她讨论的暗巷猫化脑洞!谢谢阿残!本人对动物并不太了解,如有bug请多多指出!谢谢大家❤!
街区名字和最后的杂志都是满满的私心hhh大家自行体会!
指路阿残的图→ http://1483459542.lofter.com/post/1dd84710_df9bed9

评论(21)

热度(88)

  1. AlecNights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