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Gradence】Vegetable, Mustard,or Me?(一发完/小甜饼)

写在前面:真部长设定。看了删减片段,在我眼中!四舍五入都是暗巷糖!灵感来自部长给tina擦嘴角的片段,我不管我蘑菇也要有这么好的待遇!

       已经是这个月的第20次了,Graves刚移形换影到公寓门口,就再度被一股熟悉的辛辣芥末味占据了鼻腔,浓密的双眉不由自主揪了起来,拧成了古怪的八点二十。
       他飞快地踏进了家门,看到的又是餐桌上各式各样的芥末食物,还有吃出泪花仍然往嘴里塞的Credence,Graves利落地抖下大衣,露出白色衬衫下隐隐的好看线条,衣服被脚边不知所措的家养小精灵接了过去,拍去上面的尘土,准备拿去熨烫妥贴。
       “这是怎么回事?又是芥末酱!我不是说了,不管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和小精灵提,它会负责好一切的吗?”
       Credence的头埋得更低了,面颊上的红晕让这个病态的男孩看起来有了些血色,Credence没有回答,只是下意识地抿紧了双唇,黄芥酱的颜色在唇边绽开,神色就像当初第一次和先生在暗巷里见面那般,羞赧而又不知所措。
       “老爷,是我无能!我没有照顾好Credence少爷,我想不到怎么做出令少爷满意的佳肴,无论我怎么询问他想吃什么,他回答的只有热狗蘸黄芥酱,或是吐司抹芥末,还有芥末拌……”家养小精灵自责着。
      “行了,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这个食材的东西,你很尽责了。”Graves挑了挑眉毛,挥手示意家养小精灵退下。而捧着大衣的小东西佝偻着背嗫嚅着什么走开了。
       男人叹了口气,“Credence,你再这样磨下去,汤匙的雕花都要被你磨成平的了。”
       Credence明显吓到了,睫毛抖动着,像是受惊的小鹿,他的目光从芥末酱的罐子移到了手上的汤匙,这才发现原本黯淡的匙柄被指腹反复揉搓,已经磨出了光亮。
       “先……先生……我很抱歉。我会…我会赔您一把新汤匙的。”男孩的双肩不可抑制地抖动着。
       男人冷峻的面庞扯开了一条裂缝,他不知是该心疼他的汤匙,还是好笑男孩这样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工作的默然者,竟然为了一把汤匙向他道歉,好像他天生就能把所有事情搞砸。
       Graves走到了Credence跟前,双手撑着餐桌,居高临下地望着眼前的男孩,昏黄的灯光打在Graves背上,男孩瞬间身处在巨大的身影之下。
      “我供不起你吃好的食物吗?还是你对刺激的东西情有独钟?你该多吃些蔬菜和蛋白质!”忍耐了一个月的安全部长终于忍不住一股脑发问。
      “对…对不起…先…先生。您讨厌的话,我…我以后再也不吃了…”Credence双脚怪异的挤在一起,点着脚尖用拖鞋紧张地蹭着地毯。
       Graves放缓了语气“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知道,这种麻鸡世界流传的食物,安全系数并不可靠,又是如此辛辣呛鼻,吃多了你会受不了的。”安全部长此刻在心里暗暗咒骂了面包店会读心的金发女士,“还给我建议?!说什么这个年纪的男孩都喜欢甜食,一定是骗人的!想为自己老相好的店铺招揽顾客!”
       “是…好的…先生。”感受到Graves关切的语气,Credence肩膀明显松了下来。
       Graves常年的审讯经历,看多了犯人低头认罪的模样,他不想自己的男孩在自己面前却表现得像个无辜罪犯。于是他伸出了手,控制好力度却又不容反抗的钳住了男孩的下巴。
      “看着我,Credence。”
       男孩恍惚着就被勾起了头,看见眼前像是雄狮捕获猎物般的男人。
       “真的这么爱吃芥末酱吗?告诉我原因Credence。”Graves从未这么想了解一个人,他感到有一股气堵在心里,明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男孩还是没有完全信任他,甚至连不愿吃别的食物的原因都没有告诉他。
       Credence的视线聚焦到眼前的男人,一举一动都是迷人的眉眼,但仍旧一言不发。
       “原因。你知道我不喜欢欺骗,Credence。”
       “我……”男孩的喉头半晌才挤出一个单词,“因为我变成默默然时,看见了您…看见了您为tina小姐…她…擦芥末酱。部长当时温柔的举止,一遍又一遍放映着,依然在Credence脑海里徘徊。

      “尽管我现在知道了…知道那不是您,可我还是想…如果我也吃芥末酱……您是不是…是不是……就能离我更近一点?”Credence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连他自己都快要听不见。

      但这一字一句还是稳稳当当地砸在了Graves的心上,“噗嗤…”安全部长多年的严肃形象没能禁住,他控制不住自己流出嘴角的笑意,也控制不住听到男孩只是为了多接触自己的想法后内心难掩的喜悦。
      “Hey,my boy……答应我以后多吃些蔬菜好吗?”部长粗糙的手掌暧昧地抚摸着男孩的后颈。“是…先生。”
       “但如果你实在想吃芥末酱,我倒有一个好办法。”Graves盯着男孩嘴角残存的芥末酱,同时充满雄性意味的声线喷发在Credence的耳边,他的喉头上下动了动。
       “Credence…”
       听到呼唤的男孩侧过脑袋,正准备将疑惑的眼神投向部长,就已经被湿漉漉的东西覆上了双唇,Graves还戏谑地轻轻啃咬着男孩嘴边的余味。Credence浑身燥热愣得出神。
良久,Graves终于放开了男孩,捧着他略有棱角的面庞说道:
       “这样,够吃吗?”

        男孩身后的默默然悄然间炸成了心形。
       后来每天下班回家,Credence总要面临同一个选择

        “Vegetable , Mustard , or Me?”

         回答当然总是后者。
——————————————————————————
        “阿嚏!——”面包店内,Queenie打了今天第三个喷嚏,金色的卷发不停地抖着。
        Kowalski抚上了美国甜心的额头,“你是不是感冒了honey?”紧张地询问道“要不要吃点麻鸡的药物?”
       ”Honey,我没事”Queenie甩了甩头,笑得比独角兽面包还甜,”为了一个可爱的傻男孩,多打几个喷嚏又有什么关系呢?”
                                                                                       fin.

最后凑表脸圈下小伙伴qwq希望没有打扰@脑洞一堆下笔无能的茶米油盐 @水果糖 @Chloé @阿残 @Serene @夜枭不是夜宵 @happy @BabyFour 

评论(2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