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暗巷组/Gradence】龙先生与小蘑菇(童话au)

一.
      Percival是条银蓝色的巨龙,额边有两道泛白的长鳞,眼眸是深沉的棕色,他日夜低飞盘旋在暗巷森林,于天际间发出低沉的吼叫。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更没有人敢接近,只是村子里常年流传着一金一蓝两大巨龙相斗的传说,于是这片森林顺理成章地成了村民口中可怖的死亡禁地。

二.
       “不!求求…求求你们别把我丢到森林里去!”男孩瑟缩着肩头,无助地在折断的树桩下颤抖。那是暗巷森林入口的标志。
      “你是个怪胎!没用的废物Credence!”村里的孩子一前一后追赶着被称作怪胎的男孩,戏谑地竞技,拿石头投掷。男孩的身边又腾起一阵黑色的雾气,每每受到刺激,Credence身边总会萦绕起一团黑雾,他不知道原因,甚至无法控制自己,村民们因此把他视为不祥的象征。
       孩子们一边朝他啐口水,一边勾起脚边的石块,“从来都没有人爱你!没人生没人养的野孩子!你就该滚到那个可怕的森林里被蓝色的大龙吃掉!”
       “……”
       分明童言无忌才是最可怕的利器。
        而等Credence从惊慌中缓过神来,孩子们早就离开了这里,太阳也落山了,一路被追撵的他并不认得回村子的路。男孩挣扎着站了起来,慌乱地拍着身上的泥土,抓了抓那个略显可笑的蘑菇头。有滴泪落进土里。
       Credence是个孤儿,被村里人尽皆知的毒妇Mary lou从村口捡了回去,而女人再也没有那日的好心,饱受虐待和折磨的Credence不过是她用来劳动的工具,稍有不慎便是一顿皮鞭,当村里的孩子捉弄他时,Credence甚至看到了养母嘴角不屑的笑意。
       “或许我真的应该被大龙吃掉,像母亲…母亲说的那样……我生来就充满了罪孽。”Credence低着头,鼻头一抽一抽的,认命似地踏进了暗巷森林。

三.
        Percival盘踞在缠绕着密麻藤蔓的巨大古树下,银蓝色的龙鳞衬得刺眼,动物的本能令他双耳迅速抽动了下,他睁开双眼,喉头发出一声沉重的呜咽“人类…”,枝桠上荡下了几片枯叶。
        忘了有多久,已经没有人踏足过这片森林。当年他为了保护整个村庄的人,与称作Grindelwald的金色恶龙激战,两条龙振翅盘旋,怒目而视,森林和村庄上空携卷着灼热的风暴,充满了血腥的气息。Grindelwald逃了,Percival身负重伤,他非但没能得到英雄的盛誉,反倒成为村民口中闻之色变的怪物与教育孩子听话的反面形象,连这片森林也失去了人烟。他把自己藏到这里,再也没有出去。
       人们总是这样,对比自己强大的事物,敬畏、害怕,也从未选择接受。

四.
       Credence感到眼前出现了一片银蓝色的光影,他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狠命地掐自己手臂上的肉,“嘶——”难道我出现了幻觉?还是我已经死了,这是天堂的入口吗?
“喂!那个小蘑菇!你以为我是幻觉吗?”
       听到有人说话,Credence眼中燃起了希望的火花,可四下张望无果,当男孩抬起了头,面前是一条正弓着脊背垂目注视着他的巨龙。
       “啊啊啊!——”Credence显然被这庞然巨物吓到了,他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双手反撑着身体向后挪了几步,然后出人意料地停下了。
       巨龙眯起了眼睛,狡黠地盯着男孩的双目,说道“你不是害怕我吗?怎么不跑了?”
       “先先先…先生……你是他们口中的那条龙吗?”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巨龙的鼻孔里发出一声无奈的闷哼,强大的鼻息差点把Credence喷了出去。
       男孩站了起来,佝偻着身子走到巨龙面前:“龙先生…那…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拜托您一件事?”
       “什么?”Percival想,真是个奇怪的男孩。
       “……你可不可以把我煮熟了再吃,我……他们都说我是个肮脏的孩子……您……您要是生吃了我……会生病的。”Credence局促地揉捏着衣角,泪水忍不住大滴大滴滚落下来。
      Percival听此顿感龙生艰难,多年不接触人类,世道真是变了,不懂这年头孩子的脑回路了。
     “龙在你们人类心里,除了会吃人,就没有别的印象了吗?”Percival抬起了自己的龙爪,挠了挠前额。
     “还……还会喷火,先生。”
     “……”
     “算了……你说要我吃了你,为什么?”
     “他们…村里的人都说我是怪胎,没人要没人爱的怪胎,他们说我生来就充满了罪孽,就该被您吃掉……”Credence抖得像个筛子,断断续续说了很多,养母的虐待与村人的眼光,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
      这一次,Percival没有回答。男孩见耳边没了回应,忸怩着内八的双脚抬起头来,“先生我…对不起…龙先生我是不是惹您生气了?”
      “哗——”地一声,古树上的枝蔓噼啪作响起来,Percival突然振开了双翼,脖颈挺直,整个森林都溢满了荧荧蓝光,巨龙伫立的像是古老羊皮卷上记载绘制的神圣动物,向空旷天际间发出一声长鸣。在王者的不怒自威面前,森林里悄无声息。
       Credence的瞳孔在瞬间放大,甚至惊得发不出一点声音,眼前的巨龙就是他目光之所及。还没等Credence反应过来,他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头上的蘑菇都快要飞了出去,Percival掠起长尾将他紧紧卷住,往空中扫出一道弧线,却轻轻地把他放到了自己背上。
       整片夜空散发着蓝色的光芒,Percival如阿波罗之箭一般划开夜空,直破云层,急速却平稳。
      “害怕的话,抓紧我。”
       高空的不适与恐惧,使Credence听话地抱住了Percival的脖子,Credence渐渐适应,他开始环视周边的夜空,甚至壮着胆子往下望了望。
       Percival盘旋着,他们看到了灯火点点的村庄和夜幕下的整片森林。Percival向男孩介绍着森林里,一年四季都风风火火呼啸而出的瀑布Tina和她身边那个栖息着好多小动物的湖泊Newt,总有小鸟向她诉说心愿的温柔精灵Queenie,还有那个热衷于做蜂蜜糕点到处分享的胖熊Jacob……
      Credence听得眼睛都直了,他这辈子都没想过,这些他从妹妹的童话故事里偷偷看来的东西,都是真实的。
在呼啸的风声里,他听见Percival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听着my boy,这世上奇怪的人和事多了去了,就像我是一条只会藏在森林里的龙,可人们总凭空说我吃人,就像天边那颗星星只有晚上才愿意出来一样,每个事物都是特别的。你绝不是他们口中的怪胎,You are a very special young man。特别的存在,没什么不好,我想我说的,你会明白的。”
       Credence紧咬着下唇,终于趴在Percival背后失声痛哭,“龙先生…你……你是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不…的龙……”Percival抖了抖后背上的男孩,笑着说“把鼻涕擦在我背上,就得帮我洗后背的!还有,Percival Graves,这是我的名字。”
      “是…是的……我很抱歉弄脏了你的鳞片,先生…Credence Barebone,你可以叫我Credence。”Credence慌忙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水痕,尽管Percival看不见Credence的表情,他却能感觉到,男孩一定笑了。他曾用这飞翔的能力驰骋天际,战胜恶龙,可现在仅仅是让这个男孩开心,他却觉得很值得。
       Credence在Percival的脊背上安全落地,巨龙着陆时后爪有些趔趄,这些都被男孩看在眼里。
“回去吧Credence。”巨龙拍打着翅膀将男孩推送到了森林的入口,便隐没在了黑暗中。

五.
      已经两天了,Credence并没有走,他在Percival转身后又悄悄跟了进去。
       奇怪的是,每一天,他总能在熟睡过后,发现盖在自己身上的巨大叶片和堆成小山包似的鲜红果子,这些补给,让男孩在森林里顺利活了下去。他不由得感到诧异“是…是天使吗?”
      “我就这样待在这片森林里也好,说不定能再碰见龙先生,不知道他爪子上的伤怎么样了。”男孩对着手指,心里暗暗地想着。
      又一个夜里,浅睡的Credence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以为是野兽侵袭的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一个巨大的蓝色身影蹑手蹑脚地勾着爪子,在他背后放下一堆野果后匆匆振翅离去。男孩不顾一切地起身追了上去,漆黑的夜晚和森林里的复杂地形,使他很快就跟丢了目标,只能漫无目的地跑着。
       “啊啊啊——”男孩脚下一空,整个人从森林深处的沟谷坠了下去,他再次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却感受到身边平缓的气压以及后背被紧紧吊住的束缚,等他落地,才惊觉是Percival在空中将他死死叼在嘴里救了上去。
     “咳咳咳…谢谢!谢谢您…龙…龙先生”男孩还没从惊慌中收回魂魄,就听到巨龙在他身边发出咆哮:“你是不是想死?森林里有多危险你知道吗?为什么又回来了!”男孩抱着双臂直打哆嗦,Percival想,他又吓到这个男孩了。
     “对…对不起…先生…我…上次您带我飞到空中,落地以后我看到您后爪上有伤…我想…我留下来…是不是也能帮帮您,而且…而且那个村子里…也没有人愿意接受我…”Credence的喉头有些哽咽。
      Percival叹了口气,背过身去,他不确定自己怎么想的,但他无法否认的是在听到男孩的关心之后心里炸开的小烟花。Percival向前走了几步,回头见男孩还傻傻停留在原地,只得转身眯着眼说道“走吧!”
     “您…求求您别送我回去…求您了。”
     “不,我是说。跟我回家。我们的家。”巨龙向男孩轻轻甩去了尾巴,Credence识趣地抓着,紧跟Percival的脚步。

六.
      “Credence,这是我住的洞穴,我不确定你是否习惯,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今晚先凑合一下,明天我会让精灵Queenie去人类村子给你带点家常东西。”
     “已经…很好了先生!这是我住过最好的地方!”男孩环视着周围,有用草垫铺整的大床和枝条编织的枕头,他吸了吸鼻涕,想起了那个一年四季只有冷水、白眼和毒打的家。
       “先生,我睡不着。”
       “是草垫太膈了吗?”
       “我…我只是…我怕一觉醒来,您就不在我身边了。”常年的劳苦生活,令Credence早就习惯了恶劣的环境。
巨龙小心翼翼地挑起爪子,揪住了Credence的上衣,把他拎了起来。
      “龙先生…您…您这是做什么?”男孩错愕地看着Percival。Percival将男孩放到自己的肚皮上,轻轻点了点男孩的头,“睡在这儿,你就不怕我不见了。”
       这个方法很奏效,男孩的呼吸很快就和Percival肚子的起伏融为了一体。

七.
       Percival在一阵乒乒乓乓地捣鼓声中醒来,昨夜睡在他肚皮上的男孩此刻正蹲在地上拿石块砸着绿色的植物。
      “Credence,你在做什么?”
       男孩回过头,手里捧着捣烂的植物残渣,“我在您的洞穴里发现了这个,以前我被母亲…被…被她打的时候…就敷这个止疼,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帮您…帮您的伤口恢复…”Credence试探性地指了指Percival后爪上那道可怖的伤口,Percival顺从地点了点头,尽管他知道这是和Grindelwald打斗时,黑魔法留下的伤害,普通的药物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可他不想让男孩失望。
       Credence显然因为被需要而变得开心,眼神闪烁的像夜空的星星,他快速蹦跶到Percival的后爪处,用手轻轻涂抹并时不时用嘴吹吹。
      而 Percival越来越觉得这个男孩有些可爱了。

八.
       Credence越来越习惯于陪伴在Percival身边的生活,他会用巨大叶片承接露水用来洗澡,Percival总能带回一些小动物,用他口中的喷火技能烤熟分享,Queniee为他做了很多精灵款式的衣服,温柔的她显然很喜欢这个有些胆怯的男孩,Jacob教会他做蜂蜜蛋糕,尽管Percival不情愿地吃下了这份甜腻的爱意,他还是露出了赞许的微笑,他还会跑到山谷里找瀑布小姐Tina和他的湖泊Newt听他们讲Graves先生过去的英雄事迹,然后在Percival的着急寻找与不愿面对黑历史的凌厉眼神之下,跟在屁股后面像个犯错的小孩。
       直到有一天,在养母毒打的噩梦惊醒之后,Credence又发现了缠绕着自己的黑色雾气。他想起了村民畏惧又嫌弃的目光,他开始害怕,怕这个会伤到Percival。于是在一个黄昏,他为Percival准备好了足够用上三个月的草药,然后不告而别。

九.
        发现男孩离开的Percival没了捕捉猎物和采摘野果的兴趣,他呆呆地望着男孩走过的痕迹。不顾爪子上的伤口,他以最快的速度飞到空中,一圈又一圈地盘旋,整片森林都回荡着凄厉的吼叫。
       Newt和Tina难过地断流了好几天,Jacob烤出的蜂蜜面包都是苦的,精灵Queniee愣愣地看着许多还没能送给男孩的衣服,悲伤地想:或许该给他自由。
        Percival回到洞穴,把头塞进Credence睡过的草垫里,准备睡一觉来面对以后的日子,他告诉自己,人类世界才是Credence最好的归宿。或许男孩早就厌倦了他这条吓人的巨龙。
        可是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他都用完了Credence准备的草药,Percival终于冒出了这个念头,“我大概再也见不到那个傻不拉叽的小蘑菇了。”

十.
       一整片黑气笼罩了森林上空,整个森林的动植物,精灵,包括Percival都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难道Grindelwald又回来了?一条暗黑色的巨龙劈开云层从天而降,口中不停地呼唤着“先生,Mr.Graves,先生。”
       Percival在地面凝视着他,惊得说不出一句话,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暗黑色的巨龙落在他面前,眼睛是焦糖一般的颜色,目光柔和,动物们在他眼中没有感到一点恶意与威胁。
       “先生,我…原来我也是一条龙…这样…这样我就能永远留在你身边了先生…”变成巨龙的Credence还是习惯性地低头。
       Percival不知怎么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思念化为言语表达,他只得用龙的礼仪表示对男孩的亲昵,Percival上前,轻轻蹭着Credence的脖颈。
      “Welcome home,my boy.”
                    

                                                                                     fin.

——————————番外1————————
       近来Credence发现Percival的行为举止有些神秘,总是鬼鬼祟祟地溜到后山,路上还总傻乐。直到他用足足两公斤蜂蜜蛋糕收买了喜欢吃甜食的松鼠,才得知一个秘密。
原来Percival是条喜欢种蘑菇的龙,在Credence被赶到森林里的那天,他在空中发现了Credence,他兴奋地惊呼:天天天天哪!这个蘑菇好大!会移动!我种的蘑菇活了!他是活的!
      Percival的秘密被揭穿后,松鼠失去了他两公斤的蛋糕,而Percival也因此被Credence嘲笑,这个蘑菇成了威胁他每晚给Credence讲睡前故事的筹码。

——————————番外2————————
       在Credence成为龙之前,他依然害怕被龙先生吃掉,当有天Percival为他带回Queniee制作的衣服还有Jacob新研究的蜂蜜布丁和送的花束时,他惊慌地问道:“先……先先先…先生…这是我的断头饭吗?”
      Percival叹气:“说了多少次,我不会吃了你。”
       听完这话的男孩脸上飞起了红晕,Percival有些错愕,Credence这是把脑子吓傻了吗?
       男孩不知所措的用脚尖蹭着地板,“那我知道了先生,您…您这是要娶我吗?”
       Percival惊的龙鳞都扭成了八点二十,“什么?!”
       “在人类世界,送出这样丰厚的礼物…就…就是要娶新娘子了!”男孩小脸涨的更红了。
       Percival不知如何回答,但他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窃喜。
      男孩此时却已经哭着跑开了:龙先生大屁眼子!送了聘礼还不要我!呜呜呜……
      Percival思考着也许该给男孩来个正式的求婚了,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哄回他的男孩才行。

评论(23)

热度(125)

  1. AlecNights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