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随缘居荐文】【暗巷组/Gradence】近在咫尺

近在咫尺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1497-1-1.html
       如果链接打不开,大家可以直接在sy搜索近在咫尺,第一个词条就是。
        文章真部长设定,行文非常自然精彩,画面感很足。Credence在地铁站没有死去,被发现他的Newt带回了箱子里,三人斟酌再三决定询问主席的意见,而主席决定由真部长来教会Credence控制默默然的力量,同时也教导他成为一名巫师。
        故事围绕两个人的相处展开,Credence依然怯懦自卑,老干部傲娇总是不敢承认正视自己对cre的欲望,部长带蘑菇挑魔杖宠物什么的(不能再剧透了!)٩( ˃̶͈̀௰˂̶͈́ )一些小细节和过程都很甜,太太中间还会穿插《壁花少年》的梗,非常有心。虐的部分很带感,不是那种为了虐而虐为了炖肉而肉的刻意,可以感受到Cre对部长挣扎纠结又绝望到尘埃里的爱,还有部长大吃某人飞醋的爆棚占有欲。
       文章一直在传递的一个信念就是像标题一样,两个人隔着天差地别的身份、地位、能力、性别的羁绊和差距,但在爱情面前又冲破重重阻隔拼命向对方靠近,就是近在咫尺的距离!一句话总结这篇文就是:
      对于credence来说,部长阖上眼眸,世界倒地死去。
      对于percival来说,蘑菇抬起眼帘,世界重获新生。
      正文部分已经完结,正在更新番外和小短篇,太太会于5月10号在tb预售!真的很震撼人心!值得一提的是,太太更新准时效率又高,而且每条评论都会用心回复!奔走相告求大家去看!(已授权)以下放出部分试阅:
「您要出門嗎?格、格雷夫斯先生..」克里登斯有些焦慮,他總覺得男人出門就不會回來,他害怕被丟下。



「對,克里登斯,我還得回協會處理一些事情」帕希瓦爾像是查覺了對方的心思,反常的解釋了自己的行程,還在腦海裡思索著安撫對方的話語「衣服,好像還是不太合身」


男孩順著帕希瓦爾的話往下看,想起身上穿的果然是男人的衣服,在克里登斯瘦弱的身材下,袖子和衣擺都顯的過長。



「過幾天,我帶你去買些新的衣服,我想你也需要一些魔法的教科書」帕希瓦爾很想安撫男孩眼神裡的焦慮,他不太明白自己的這種心情是什麽,也許只是受夠了對方一整個早上來面對自己的緊張和恐懼,但他內心一直有股衝動,想過去摸摸克里登斯蓬鬆的頭髮,但思索了半天,他卻只說出了這句話。




克里登斯點點頭,又捏了一下手裡的袖子。

「我傍晚就會回來,有什麽需要就找蘭德」說完帕希瓦爾便重火爐裡消失了。


望著帕希瓦爾離去的身影,他低下頭看了桌上得麵包和濃湯,緩慢的吃了起來,男人不在身邊時,克里登斯變的放鬆許多,不在戰戰競競的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惹怒了對方,但是內心卻又空洞無比,就像這個房子,寬廣高雅,卻很像少了些什麼,屋頂的那扇圓型玻璃窗,更顯得屋子裡的人被困在聳高的井底一樣,

克里登斯咬了一口沾了濃湯的麵包,又不禁在心裡想像著,帕希瓦爾的內心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呢?

這個念頭並沒有持續太久,他就緊張地搖搖頭,他怎能在心底揣測男人,他們是天與地的差別,自己是永遠不可能會懂的。





那天帕希瓦爾果然像他說的,在傍晚就重壁爐裡現身回到了住家,他一到客廳就發現克里登斯坐在沙發上直愣愣的盯著壁爐看,
而且不難發現,男孩的眼睛在看到自己的那瞬間便的閃爍,就像鬆了一口氣似的露出了放鬆的表情,儘管這個表情變化非常的細微。



「回、回來了,先生…」克里登斯站起身,踏出前腳好像想走過去,又自覺不妥的定住,就這麼彆扭的站在原地。

「摁,你吃過晚餐了?」看著男孩的反應又讓帕希瓦爾再度想到了小狗,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種有人在家等待的感覺其實還不賴。

「是的,剛才吃過了,葛雷夫斯先生」

「吃過了就早點休息,明天我跟協會請了假,帶你去買些東西」

克里登斯點點頭,便準備回房間。



「晚安,克里登斯」

「…晚安,葛雷夫斯先生」


躺上床,克里登斯忍不住把一整天的畫面都回想了一次,帕希瓦爾的語氣、嗓音,或著懷裡的溫度,還有身上這件衣服的味道,
接著他又摸了摸手裡被留下符號的位置,雖然那個印記已經消失,但他卻珍惜般的將手心靠近了唇邊、輕吻,

克里登斯想著,自己一定是個壞孩子,因為他總忍不住內心的渴望,一次又一次。



评论(9)

热度(43)

  1. AlecNights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