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Closer近在咫尺 更新+本子預售

来扩一扩啊啊啊!这就是之前推荐的超精彩的暗巷文!出本子了大家多多关注啊啊啊啊!!!( ・᷄ὢ・᷅ )太太人超好,本子质量也高!

桃愛:





要很抱歉的跟喜歡這篇文章的小夥伴說抱歉了,本來預計會放在淘寶,但因為友人那有些問題,我個人又沒有淘寶賣家的資格,我只能先放在露天拍賣了..(淚。


但我還是會再找找有沒人有沒可以提供淘寶的平台給我,所以預購連結我決定下次更新在放(5/15),但還是要請大家做好找代購的心理準備(再淚。


另外我也有先上淘寶看了一下代購的賣家,我主動詢問過一個評價第一名的賣家,他說他可以等我統計好大家的數量一次寄給他(這樣就可以幫每個小夥伴一人省下約20人民幣的灣灣物流運費,這個賣家的代購費是20人民幣,大家可以上去收尋一下"七仔媽")所以要請大家幫我個忙,就是有購買意願的小夥伴請私信我,讓我初步統計一下本子數,也好印製。


或是你們有更好的代購方式也可以告訴我,我真的很想幫大家省錢。




那麼以下是本子介紹(放上樣品)和這次的更新:


近在咫尺Closer 本文約九萬字+番外約5萬字(另外收錄情人24題微小說1萬字)


共計兩本15萬字=240元台幣


本文跟番外因為怕頁數太多不好翻閱,就分成了兩本印製,兩本的封面材質完全一樣(但圖案設計不一樣),A5膠裝。


這樣兩本加起來是240元台幣




另外老闆人很好一直阻止我燙金,他說因為本子數太少不划算(整個很想幫我省錢)


但是我左思右想,既然買了實體書就是想要拿在手上跟收藏的感覺,而且有沒有燙金真的感覺差很多(至少對我來說)


於是我決定了,燙!都燙!就算只有一本我也自掏腰包的燙,所以封面白色的英文字會是燙金處理,下次更新會給大家看正式版的樣子唷!


預購期間送:信卡一張+人物書籤兩張




這次是小的第一次出實體書,整個封面設計排版校稿整本書都是小的自己一人處理,很多事都是第一次,難免會比較慢一點,但我都會努力做到最好給大家,請大家體諒喔!也謝謝喜歡這篇故事的大家,愛你們!


請大家有購買意願的先私信我,讓我統計本子數量,然後就是因為是第一次做本子,想收錄大家的評價放在後記,有意願的小夥伴一樣請私信我,希望可以徵求到三到五名(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多人..)






本次更新:關於寵物的那些事+情人24題微小說之一夢話


(前面本文+番外請至"隨緣"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1497-1-1.html)






番外五"關於寵物的那些事"


帕希瓦爾並沒有特別喜歡動物,但也稱不上討厭。也許來自他小時後的經驗,他僅有過唯一一次的寵物就是那個有著金黃羽毛的小學舌鳥,但那實在稱不上是個美好的回憶,反而讓他有了難以抹去的陰影。


可是他不反對寵物確實對生命教育有著極深的影響力,從養育一個生命的過程中去學會同理心及責任感,體會被需要的感覺甚至能帶來不小的成就感,進而建立起最基本的自信和自尊。帕希瓦爾認為這是習習相關的。




而克里登斯做的很好,Niffler 所有大大小小的問題完全由男孩一手包辦,一人一貓之間也培養了極佳的默契。好比Niffler 時常在家裡躲的不見蹤影,任由帕希瓦爾用魔法把家具幾乎翻過一遍也找不到那小傢伙的身影,雖然他其實也沒有這麼在意那隻笨貓道底去那了,帕希瓦爾只是怕牠跑出屋裡的結界,誤闖到麻雞的世界給自己添麻煩而已。


這時男孩只要小聲的喊幾次Niffler 的名字,通常不超過兩次,帕希瓦爾真的數過,那小身影就會飛快的從任何地方奔出,跑帶跳的直撲進克里登斯懷裡。帕希瓦爾不以為意,畢竟那本來就是替男孩買下的小寵物,他們感情好些也是正常。




但總有些事情讓他感到匪夷所思,就像現在..




男孩手裡抱著Niffler 可憐兮兮的低著頭坐在床上,他的表情像是受到了什麼不白之冤似的,粉嫩的唇微微鼓著,眼神也害怕的左右遊移。


帕希瓦爾無奈的聳聳肩「不行,克里登斯。我說過Niffler 不能上床」




克里登斯現在幾乎是和帕希瓦爾睡在一起,就算偶爾男人因為國會事務晚歸,克里登斯也會跑到他的房裡,窩進那張大的離譜的雙人床,在帕希瓦爾混著薄荷草味的香氣中入眠。


帕希瓦爾為此沒有太大的意見,問題在於Niffler 也總愛黏著克里登斯跑,連睡覺也不例外。嘯貓是夜行性的動物,時常半夜還在房裡跑上跑下的玩耍,然後在他和克里登斯熟睡時溜近男人的房間,一頭鑽到被子裡,喧賓奪主的霸佔在兩人中間。




要不就是一屁股坐在帕希瓦爾的胸口,搞的他每天起床都胸悶難受,還滿身的貓毛。


這些都是小問題,但最讓帕希瓦爾無法接受的是Niffler 開始對他出現攻擊性的行為。而且根據他的觀察這些不友善的反應還是有選擇性的。




例如他一如往常在沙發上翻閱書籍,或著他邊拿著咖啡邊在書房裡漫不經心盯著窗外思考,甚至他經過Niffler 身邊,小傢伙都不會抬頭看他一眼。


但是除非,是的就是那個除非,只要克里登斯也跟著坐上沙發窩在自己旁邊,或是任何跟男孩有接觸的行為,Niffler 都會立馬擠進兩人的中間,開始對著帕希瓦爾發出低沉的帶著警告意思的嘯聲。


這接連幾天來的觀察,都讓男人更加確信這隻笨貓對克里登斯產生了莫明的佔有欲。




他在心裡冷笑,就憑一隻長著單邊翅膀的蠢貓?更別說還是他花錢買回來的。




「牠太會掉毛了」帕希瓦爾決定要讓小傢伙知道誰才是這個家裡的主人,而這個屋子裡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包括這個一臉委屈的男孩。




「但是..」克里登斯才開口想說什麼,Niffler 竟開始在男孩的懷裡躁動起來,牠翻過肚子扭著身體撒嬌,一下又趴在男孩的胸口,用那雙水汪的大眼看著克里登斯,男孩被這樣一折騰,便又更不願意讓Niffler 從自己身上下去了。




仁慈的路易士啊。




帕希瓦爾當然察覺了小傢伙的詭計,也沒忽略男孩眼裡閃過的一絲猶豫,他於是拉上被子翻過身,催促著說「快睡了,明天我還有會要開」絲毫不給克里登斯商妥的機會。


男孩安靜了下來。帕希瓦爾知道克里登斯一定又陷入了內心的揪結,雖然他不懂這還有什麼好選擇的,一隻貓和一個葛雷夫斯,答案呼之欲出,他再次在心底冷笑。




他的男孩怎麼可能選擇一隻不停掉毛的蠢貓。






「葛雷夫斯先生..今天我和Niffler 回房睡好了」




是了,怎麼可能。




..等等,他說什麼?




帕希瓦爾沒有回話,因為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您明天要開會,需、需要良好的睡眠才行..」那怯怯帶著遲疑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說著,克里登斯見男人一直沒有回話只得又小聲的說了一句「晚、晚安先生..」


帕希瓦爾始終背對著克里登斯,一直到腳步聲步出了房外甚至關上了門,他才翻過身瞪著天花板上的雕刻。




一定是那裡搞錯了,他想。




絕對是那裡搞錯了。






這一合回合,帕希瓦爾.葛雷夫斯慘敗。




xx




男人坐在餐桌上,蘭德在一旁適時的幫他把空了的咖啡杯添滿。帕希瓦爾一手拿著杯子,一邊漫不經心的翻著手裡剛送來的時報,但他的視線幾乎沒有從男孩身上移開。


克里登斯坐在客廳的地毯上,他手裡拿著的魔杖頂端垂下了一條發光的絲線,絲線的尾端還綁上了小球,Niffler 正在男孩身邊抓弄著他手裡揮舞的魔杖,小傢伙的翅膀都興奮的張了開來,一人一貓玩的不亦樂乎。




帕希瓦爾沉著臉覺得悶透了,他說不上那種感覺,但可以確定的是他有點後悔買下拿隻可惡的笨貓。




「先生,您一個早上已經喝了五杯咖啡了」蘭德卻突然打斷了帕希瓦爾內心的自言自語,這早餐時間男人拿著杯子就沒在放下,心不在焉的一口接一口就喝了好幾杯下去,眼神卻一直盯著客廳的小先生,蘭德擔心在這樣喝下去恐怕對他的身體不好,於是小聲的提醒「先生,您還要咖啡?」


帕希瓦爾愣了一會才放下手裡的杯子,順便煩躁的擺了手示意蘭德離開。


克里登斯卻在這時發出了細小的悅耳的笑聲,他正揉著Niffler 的毛露出了小小的笑容,帕希瓦爾喜歡看男孩笑,喜歡對方臉上粉粉的紅暈和靦腆的表情,但前提是他的男孩沒有把魔杖當成逗貓棒在玩。




他竟然把魔杖當成逗貓棒逗弄一隻笨貓。


帕希瓦爾覺得這真是太嚴重的問題了,仁慈的路易士啊,這絕對是需要好好糾正的問題,絕對是的,他得要好好教導他的男孩才行。




他沒有在遷怒,絕對沒有。




於是他起身走到對方身邊,才正要開口,克里登斯卻比他更早察覺了他的靠近,男孩側過身問著「先生要出門了?」




教訓的話在看見男孩閃著水光的眼眸就又全吞了回去,男人沉默了一會才開口「昨天睡的好?」




「還、還好」男孩揪了一下櫬衫的衣擺,他心裡有些失落,也許是因為昨夜沒和男人睡在一起的關係,但既然先生說國會有重要的會議,克里登斯覺得讓帕希瓦爾有個好的睡眠品質才是最重要的。但他隨即意識到男人的問題,忍不住反問了對方「先生睡得不好嗎?做、做惡夢了?」


帕希瓦爾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他確實因為男孩帶著小傢伙溜回房間睡而感到不解,甚至想了一個晚上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但這要他怎麼說得出口?


說他堂堂一個國會安全部長竟然比不過一隻貓?




不,怎麼可能。






看著克里登斯露出了擔心的表情,男人有些無奈,卻也拿他的男孩沒辦法。於是帕希瓦爾蹲下身湊到克里登斯面前「沒作惡夢,我要出門了」又在對方的頰上落下一吻。




男孩懷裡的小傢伙卻在這時掙扎了起來,硬是朝著帕希瓦爾的袖口緊咬不放,還發出了低沉的吼聲,這讓克里登斯下了一跳,趕緊把炸毛的Niffler抱回懷中。但為時已晚,男人的袖口已被咬成破布。




「對、對不起..先生」


「你這隻笨貓,信不信我煮了你」帕希瓦爾卻忍無可忍,他伸手揪住小傢伙一把將牠拎了起來。




Niffler不安的騰空揮動爪子,這讓克里登斯發出了驚呼「不、不要這樣」他踮起腳尖從男人懷裡搶回了小傢伙,一邊安撫,一邊小心的護在懷裡。


「你太寵牠了,克里登斯。寵物不是這樣養的」帕希瓦爾瞪著在男孩懷裡耍賴撒嬌的Niffler,語帶不悅的說。




男孩卻沒有回話,他低著頭,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袖子您揮一下就恢復原樣了..」然後又抬起頭委屈的看著男人「但、但是您說要煮了牠,您、您好殘忍..」說著,男孩竟含著眼淚抱著Niffler跑回了房裡。




留下一臉錯愕的帕希瓦爾。




他又輸了一回合。




~待(以下收錄本子,這篇真的是熱辣的調教文沒錯!)








"情人24題微小說之一夢話"




克里登斯有一件漂亮的紅色長斗篷,那是他母親留給他的遺物。他現在正被某個孤兒院收養著,但這裡的院長對他卻不是非常友善。


那天他一如往常提著自己栽種的上好的蘑菇,準備送去院長在森林裡的毫宅。克里登斯批上了那件漂亮又風騷的紅色斗篷,踩著有些沉重的步伐走進了深林的深處。




聽說最近有隻會吃人的野狼。




他突然想起其他孩子的警告,這讓他本來就不快的腳步又慢了下來。萬一遇到大野狼一定會被吃掉的。他在心裡這麼想著,不自覺的拉緊了身上的斗篷,沒注意到自己的腳下,突然被某個東西給絆了一跤,他驚呼著本以為會摔個一身痛,卻沒想到跌進了一個柔軟的懷裡。




「你是誰?跑到我的森林裡做什麼?」


克里登斯趴在對方的胸前,他一直等到短暫的暈眩過了以後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男人有一頭整齊後梳的黑髮,濃眉大眼下帶了一斯凜冽的氣息,他的胸口精實又溫暖,克里登斯從沒看過這麼好看的人,之少沒看過長著一對狼耳朵又這麼帥氣的人。




「狼、狼先生..請、請吃了我」克里登斯的腦袋一片空白,他的身邊甚至冒出了粉紅色的小愛心,以至於想了半天卻只吐出了這麼一句不知所云的句子。


而顯然,對方對這乾扁的蘑菇是沒啥興趣,男人將他推開自己的身上,又丟下了一句「等你養胖一些在來找我」便甩著毛絨絨的狼尾巴走進樹林裡。


克里登斯看了看自己消瘦的身子在心裡暗自決定了,現在開始得要每晚吃三碗飯才行了。


看來養菇的日子還很漫長呢。




xx




那是帕希瓦爾難得的假日,他早就因為生理性時鐘的關係在固定的時間就醒了,卻還想擁著熟睡中的男孩繼續賴在床上。




一直到男孩開始喃喃自語的說著夢話「..先生」


這讓帕希瓦爾想笑,他捏了捏克里登斯的臉頰,小聲的問道「夢到什麼了?」


男孩估噥了幾句,又朝帕希瓦爾懷裡蹭了一下「先生..長了毛絨絨的狼耳朵..」便安靜了下來,似還在睡夢中。


本來也跟著閉上眼的帕希瓦爾卻突然睜開了眼睛,他皺著眉忍不住想像自己有著一對狼耳朵的樣子..




這能看嗎?




~完(?





评论

热度(21)

  1. 比比_住在屋塔房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
  2. 滋滋啦桃愛*Dora 转载了此文字
    来扩一扩啊啊啊!这就是之前推荐的超精彩的暗巷文!出本子了大家多多关注啊啊啊啊!!!( ・᷄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