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啦

我们要怎么把一件事情做对?
我们失败,然后我们再试一次。

【暗巷组/Gradence】安全部长讨厌夏天(小甜饼/一发完)

       身为安全部的高级官员,老男人Graves当然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曾经是制服过无数黑巫师的安全部长,如今却拿自己的男孩毫无办法。尽管Graves很不想承认,可不得不面对,他和Credence之前似乎出现了问题。
    「问题?我和Credence之间能有什么问题?Credence不愿意亲近我了?怎么可能!不存在的!」
      Graves暴躁地批阅着堆积如山的文件,羽毛笔在空中横飞。头脑里回想着不知道是这个星期第几次,Credence在他伸手拥抱的时候轻轻移开了身子。年轻人的动作几乎微不可见,Graves却将它全然收到了眼底。明明正处在炎热的夏天,此刻Graves却感觉自己好像吞了两吨的冰。
    「心好凉,配上格林德沃那该死的发霉菠萝头,可能会是不错的菠萝沙冰。」安全部长松了松领带,气恼地咒骂起某位红发男士的德国男友。
      门外几个傲罗扎堆在办公桌旁,小声议论着什么,
      “部长怎么了?最近火气很大的样子…刚送进去的报告,看都没看就让我重做…”
       “可千万别被他听到,不然今年的年假又没戏了!”
       “还能怎么样?肯定又是为了那个小蘑菇!除了他,还有谁能让安全部长心烦意乱…”
       “也是哦…奇怪,最近也不怎么见他来国会等部长了…”
端着咖啡的Queenie转着粉色裙角翩然路过,破心者的能力让她对最近发生的怪事也有所了解,几名傲罗见到要为部长送咖啡的金发女郎,便收了声,各自匆匆回到工作岗位上。
       “进来。”
       Queenie放下了杯子,朝部长投过一个标志性微笑,偏着脑袋说道:“哦部长!Credence一定不会背叛您的,他对您的爱我们都看在眼里,要是有镜子,您真该看看自己,眉毛皱得像国会大厅的警报器指针!”
       “停止读我的心Queenie,如果你还想通过蜜月假期的审批的话。”Graves很不满,但还是松了松眉头。
      「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警报器指针?!可笑!」
        “您知道的,以我的魔法等级根本读不了您的心,不过门外的傲罗可就另当别论了。”Queenie侧身坐在旁边的记录桌上,双脚一搭一搭地晃着。
         “你还不走?别的部门的咖啡不送了吗?”Graves嫌弃地瞥了一眼桌子,这个员工怎么胆敢在我面前如此没大没小!
         “我是想告诉您,Credence没有我的能力,如果你不亲口问的话,他永远不会知道你在介意什么,那样只会把他越推越远而已。”Queenie跳下桌子,只留下一抹粉色的身影。
         这是第一次,Graves像一名普通傲罗一样感觉到下班时间如此难熬,就算是在和Credence交往之后,他也仍然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热衷于加班的他今天却破例按时离开,此刻正一边幻影移形,一边告慰自己,「我就问问,没关系的。」
         沙发上的男孩似乎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归来,他痴迷地舔舐着手里的柠檬苏打冰淇淋。Graves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我回来了,Credence。”
        “先…先生……今天…你回来的好早。”Credence说完又低下了头,继续专注于那勺快要化掉的冰淇淋,这在Graves看来,男孩似乎是不愿意正眼瞧他。
        事情一定是有什么不对了,Credence最近总是有意躲避男人的亲近,以前像个等待主人的小狗,飞扑着迎接他的到来,可如今……Graves突然越发开始嫉妒格林德沃,「难道我还不如那个发福的菠萝头吗?!至少,当初男孩都心甘情愿接受他的触碰!当然是顶着我的帅脸…」
         Graves陷入无尽的怒意中,他的气不打一出来,终于在男孩的沉默中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等Graves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期身压到了Credence身上,狠狠揪住男孩的衣领,愤愤地吐出憋了很久的词句:“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最近都不让我抱你!?如果你受够我了,大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没有那么小气!”
         男孩显然被这一连串的发问吓到了,他抖得像个筛子,脸滚烫的发红,Graves顺着因为被揪住而敞开的衣领,隐约看到Credence脖颈上,一个红色的印记。Graves更加怒不可遏,一把将男孩往后推去,吼道:“还有你脖子上的印子!这是怎么回事?”
         Graves已经两个礼拜没有碰过男孩,在他的庇护下不可能有人伤害他,除非是男孩……安全部长用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能的!他不敢也不想再想下去。
         “说话!你知道我不喜欢欺骗!”
         Credence一脸茫然,窘迫地抬头,声线都在颤抖:“先,先生…您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生气?”男孩顺着Graves的目光下意识用手摸了摸红色的印子,说道:“您…您问这个…这是被…被蚊子咬的…天气热了…”
       Graves简直觉得自己在被一个默然者戏弄,他的大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笑着:“好啊!蚊子是吗?那你再去让蚊子咬一个!证明给我看!”说完就转身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留下重重的关门声和不知所措的Credence。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的Graves没有在房子里发现Credence的身影,这是一个周末,他本有机会在家里好好陪陪他的男孩,而现在他牵肠挂肚的人却不知所终。

        Graves想起昨晚失控的表现,后悔地抓了抓睡乱的头发,他顾不得整理,就念了解除门禁的咒语然后夺门而出,却在慌乱中和一个柔软的东西撞了个满怀。他拎小鸡似的揪住怀里的东西,他恨恨地咬了咬牙「现在送上门来的,都是自寻死路。」
        “Credence?”安全部长在自己怀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等等……为什么这个Credence看起来?圆了一圈?
         Credence低着头,腮帮子都是鼓鼓的,他有些激动可声音听起来装满了委屈:“Gra…先,先生,您说让我,让我找蚊子再咬一个给你看,我去…去那条巷子里的垃圾桶旁等了一晚,可只看到了苍蝇…我…我很害怕,我不想让您生气…所以我就…就去找了Newt……”Credence说着说着,仿佛泫然欲泣,眼里盛满了小小的泪花。
       “那个小的斯卡曼德?你找他做什么!”Graves焦急地晃动着男孩的双臂。
        “我听…听Tina说,Newt最近发现了新的奇兽,叫月蚊兽*,我想…听起来……就像…像麻鸡世界的蚊子一样,我就想…能不能…”男孩一抽一抽地诉说着。
       “所以你就傻到跑去让那个什么?月蚊兽!让他咬你?!”Graves瞪直了双眼。
       “是…是的先生。”
       “所以你现在才肿得像个蘑菇一样?!”
Graves神情有些恍惚,他好像真的看到了自己眼前有一朵肉乎乎的蘑菇点了点头。
       “你怎么这么傻!我很抱歉,为我说的气话,和给你带来的伤害感到抱歉。”Graves伸手揉了揉Credence的头发。
       “先生…这不怪您…是我的错…我…我不知道您为什么生气……”
       “我……”这下轮到Graves不知如何回答。“我总感觉,最近你在有意疏远我,我很生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男孩被Graves用力搂进怀里,男人念诵着古朴的咒语治好Credence那些被蚊子叮咬的痕迹,但他突然有些后悔…其实…这个胖胖软软的蘑菇,摸起来……还不错?
      “夏天到了先生……我只是…只是觉得太热了…而且我也怕……怕自己身上的汗……弄脏你…你的衣服…”Credence抬起头,无措地解释着。
       Graves没有回答,他盯着眼前这个单纯的让人心疼的孩子,一股暖流涌进心里。安全部长伸手扣起男孩略宽的下颌,眯着眼睛,用一股威胁的口吻说道:“Shh...my boy,你给我记住了,你是我的,你身上的所有印记,也只能是我的,就算蚊子,还有什么月蚊兽,我都不同意。”男孩脸上染上了一片绯红,羞赧地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Graves凑到Credence的耳畔,笑着,“只有我才能给你真正的草莓”,男人粗糙的大手游走在男孩光滑的颈子,湿热的气息喷洒在白皙的皮肤上, Credence抑制不住地发出小动物一般破碎的呻吟。
       他像个正在匍匐猎食的雄性动物,凶猛地将男孩压倒在门边,部长的门牙撕咬着蝴蝶骨上的肉, 留下了清晰的紅印“嘶—— 痛!” 小蘑菇忍不住吃痛。
       “听话,my boy,我们还有一整个周末的时间好好享受”
这一刻Graves突然觉得,这个夏天,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fin.
——————————————————————————
                              番外一
      “Mr.Graves,你为什么不批准我的年假?!”Tina以光速怨恨地冲进安全部长的办公室。
       Graves放下手里的文件,悠闲地向后靠了靠身子,手指摩挲着嘴唇,说道:“别急呀Tina,别问我,你该去问问那个小的Scamander,为什么私藏了危险的月蚊兽,这可能会引发魔法界与麻鸡世界的混乱,你得加班。”
        Tina家
       “我不是有意的!我太心疼Credence了!”满脸雀斑的男人死死护着手里的箱子。
       “多管闲事!多管闲事!叫你多管人家两口子的事!”高个女子疯狂地掏抓着新生的月蚊兽。

                              番外二
      魔法国会今日公告:各位傲罗请注意!请注意!今日特派任务!若是谁能研究出让魔法国会降温并且保湿的魔法,让某位蘑菇头男士心甘情愿每日前来魔法国会,将能获得某位白发鬓角黑发部长的恩典假期一个月!一个月!
       “Oh honey你真是太棒了!部长准了咱俩的蜜月假期!可你根本不会魔法,我想不通你是怎么做到的?”Queenie的金发兴奋地晃动着,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Honey,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魔法才管用!”Jacob轻轻挽起了金发女子的手。
        “先,先生…太舒服了…Jacob先生送的空调,好凉快…”Credence几乎整个人瘫软在冷空气下。
        “这下愿意让我抱了吗?”男人挑眉。
        “先生,为你,千千万万次。”

顺带喊一嗓子!夏天了啊啊啊!求画手太太出暗巷组q版大头扇子啊!!(*/ω\*)这篇文章送给热到想定制500把暗巷组扇子上街派发的44,@BabyFour 安慰她错过场贩的心hhhh顺便感谢44帮带周边!!特别鸣谢:开车导师——小G@Gloriali_giant 
*月蚊兽:为了剧情瞎编的,私设产物,还请不要介意hhh臆想的那种,像蚊子一样的生物,晚上会发光。


评论(14)

热度(124)

  1. AlecNights滋滋啦 转载了此文字